当前位置:新笔趣阁 > 染指教师姚婧婷 > 第十三章 挺玉锤扈三娘怒战媚油 施魔爪矮脚虎凌虐鸡头

染指教师姚婧婷第十三章 挺玉锤扈三娘怒战媚油 施魔爪矮脚虎凌虐鸡头(1/15)

  回想那段日子,家庭的状况带给妈妈太多的压力。我在外面受了多少委屈挫折,依旧可以在母亲这里找到应有的温暖。可是妈妈呢?即便是在世人面前如何强势,但是她的软弱应该给谁看?

  ——强子的悔恨

  我靠在门后默默地哭泣,刚才黑暗中妈妈朗如星辰的眼眸深深地刺痛我的心。

  平常妈妈要是稍微带着点笑容,目光流盼之间,一些胡思乱想的男人就以为妈妈对她有意思。所以妈妈在公众场合戴了副平光眼睛来遮掩她的桃花眼,表情也总是不苟言笑。这么些年来,即使在某些「大人物」的觊觎下,妈妈也苦守贞操不失。妈妈一直是我心中引以为傲的精神支柱。

  拥有强大气场的妈妈、胸怀宽广如大海的妈妈,居然会被钟凯这个侏儒强奸,并且成为他的情妇,这让我根本无法接受。

  难道真的像钟凯说的那样,妈妈是个饥渴的女人?一旦尝到出轨的滋味,就离不开钟凯了?

  不是的,一定不是这样,这里面一定有隐情。

  整个晚上都睡不好,支离破碎地做了好多梦,梦里出现的都是妈妈。

  在梦里,妈妈化身一匹高大的母马,通体雪白,浑身上下无一丝杂色,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自由自在地驰骋,修长的鬃毛迎风飘扬,矫若惊虹。突然一只丑陋的猴子,蹦到妈妈强健的后胯上。妈妈受惊,长身而起,想要摆脱这只猴子。猴子向后弓着腰,露出胯下一根黝黑粗长的棒子,猛地插入大白马牝户。大白马长声嘶鸣,挣扎得筋疲力尽也无法摆脱这根巨鞭,只能驯服地低下高傲的头颅,被套上马鞍,钉上马掌,口中塞入马嚼子。猴子爬上马鞍,猥琐地搂住骏马健美修长的马脖子,露出邪恶的笑容。我定睛一看猴面,居然是钟凯。

  被噩梦惊醒后迷迷糊糊又睡着了。第二天是周六,我躺在床上不想起来,妈妈估计昨晚也累了,也没起来叫我。

  我该怎么办?装作不知道?不行,这种噬心的痛苦无法忍受,想到妈妈将那个侏儒搂在怀中,和他嘴对嘴亲吻,我就钻心的痛。

  学校里,公园内的情景一幕幕地闪现在眼前,我越想越怒火焚心,我要跟妈妈说个清楚,我要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!她对得起爸爸,对得起我吗!

  我掀开被子,翻身而起。

  走到妈妈房门前时,我又犹豫了,这么长的一段时间,妈妈独立支撑着这个家,只能通过自渎来排解压力,会不会她只是想找个男人?可她为什么要找钟凯?这是她的学生啊。

  长期以来妈妈在我心中的积威让我不敢走进她的房间,我揪着头发坐在沙发上。

  重新又整理了下线索,爸爸前几年在乡下开了一个小型的化工厂,按他的说法生产非常安全,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出了生产事故,导致附近好些村民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他自己也重病在床。为了免于刑事诉讼,爸爸和村民达成协议,变卖工厂赔了很多钱,欠下一大笔债,还因为他的病,妈妈在外面借了很多钱。

  上一次妈妈在医院里面被一些人威逼打骂就是因为这件事,还有妈妈曾经在电话里说钟凯曾经帮她又一次度过难关,这应该是妈妈委身于钟凯的重要原因了。

  妈妈那辆所谓跑磨合的宝马车肯定是钟凯送的「定情之物」了,他家里的财力可见比较雄厚,难道是在金钱上帮助了妈妈?

  如果是这样的情况,我跟妈妈摊牌,妈妈羞愧无地之下,以后还求不求钟凯帮忙?她跟我还怎么相处面对?

  但是我已经知道了妈妈跟我最厌恶的一个侏儒同学搞在一起,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而无所作为。

  想了半天,最后才做出一个决定,我要再次到那个小区去,看看妈妈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。如果妈妈是被迫的,我伺机看看能否帮到妈妈;如果妈妈是自愿的,我也要亲眼看到,并尽量破坏他们这种畸形的关系。无论如何,我都要将妈妈从那个侏儒肮脏的胯下拯救出来!

  妈妈还没起床,昨晚她高潮了五六次,也难怪睡这么沉了。

  在客厅的桌上留了张纸条给妈妈,说自己打篮球去了。走出家门口时,我重重地关上门。

  打电话让铁子借我三千块钱,我的零花钱买了那个窃听器之后,剩下的不多了。

  十六岁以下不能办卡,而我们有时候玩红包需要关联卡,因此曾经买过假身份证办过银行卡,当-->>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染指教师姚婧婷。本章网址:http://www.qianrenws.com/87418/12.html

类似《染指教师姚婧婷》的精彩小说